树荫底下坐着的是你

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

才发现有一篇带有定位,删了。

伪装卸下之后是真的很累,因为装的太累了。这段时间一直在迎合别人,偶尔看着别人开心,我也有点开心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给自己立人设,但很可惜,毫无意外的全都失败了。我意识到了失败,我知道了失败,我决定开始又像从前一样与别人保持距离,只有适当的距离才能让我感受到所谓的安全感。没错,我非常缺安全感。我渴望别人能够了解我、理解我,但同时我又希望建立一个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空间,人大概是永远不知足的,而且这个也是永远不可能的。我时常回去带着目的去取悦别人,可是到达目的之后,剩下的却只是永无满足的空虚感。满足太难,所以我选将就。人将就将就着,就会慢慢的平庸。平庸不好吗?我觉得好,至少人不会那么累?也许其实忙点比较好吧,不会瞎想。

明明很难过,却假装什么事都没有。明明期待别人能够注意到我的难过,却还是因为自尊努力忍住了。自尊不是没有用的东西,它能让我更坚强,即使它在某些时候可能是多余的,可是我已经习惯了靠自己,所以我需要它,需要这个能拾起令我骄傲的东西。

失望,是真的很失望……

有的时候真的很难不去失望。

我其实真的很不开心。

直面大脸。

所以就这样懂了啊

每天哪有那么多开心的。

不想去看她人的人生怎么样,可是又忍不住一次次的点开看,人呐~